鹅教育官方授权服务商专业帮助企业机构及个人打造属于自己完全独立的品牌,业务主要包含线上教育,知识变现,内容变现,私域运营,私域变现等知识服务。

鹅教育官网

13602654115
鹅教育官网 > 新闻中心>陌生人社交产品收入困境,直播还是多人语音?

陌生人社交产品收入困境,直播还是多人语音?

来源: 鹅教育官网 人气:27 发表时间:2022/02/10 15:26:07

一、做不成社交的社交产品

如何才能为用户提供更精准、更顺畅的匹配通信服务?

一对用户匹配成功后我该怎么办?

这两点无疑困扰了市场上大多数陌生人的社交产品。被人类的情欲和荷尔蒙吸引用户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些问题往往没有解决,更大的问题出现了。

17年前,陌生人社交软件只有一个初衷--帮助用户与感兴趣的异性建立长期/短期关系。

基于这一初衷,男性用户更容易受到荷尔蒙的驱使,下载并不断向女性用户发送大量暗示性邀请和性请求,直接导致想要寻找长期稳定关系并使用产品的女性用户逃离。

对于社交软件来说,这无疑将品牌与艳情、YP等低俗情色词捆绑在一起。,这进一步影响了下一个想要找到正常稳定关系的用户的使用。

根据mob研究院2019年的统计,以Momo/Exploration为首的聊天app中男女比例分别为4: 1和3.5: 1。即使是以灵魂交友为主,对女性用户更友好的灵魂,男女比例也无限接近2: 1。

即使用户彬彬有礼,沟通顺畅,在平台上成功找到自己的另一半,那么对于他们来说,使用软件的目的已经达到,下一步就是双方切换回微信熟人社交。

久而久之,当成功用户离开后,平台上活跃男女用户的性别比变得越来越不正常,男性用户找不到可以倾诉的异性,于是两人都输了。

事实上,当我们知道问题是什么时,解决方案就会非常清楚。

用户转微信有两个原因:

产品私聊的体验感比微信差——功能不齐全/对方回应间隔长无心维持两个应用管理自己的社交关系

方法改善产品体验,提供更多样化的服务,让用户在产品内部建立足够多、更频繁的社交关系。

鉴于女性用户的流失,有必要放弃,继续以踢脚球的方式推广产品,打击骚扰。

当然,要做到这两点并不容易。在许多情况下,当解决方案摆在我们面前时,我们无能为力。这时,我们只能抛下这些,回到最初的问题。如何才能让这些用户发挥更大的价值,实现盈利?

二、离不开的现金流,选直播还是语音聊天室

这个问题很俗但是致命。产品的初期尝试大部分还是集中在1V1异性匹配上,基于用户最直接的表达自己和寻找异性吸引力的愿望,提供更多的机会,比如开通会员,获得更多的匹配,或者购买昂贵的服务,享受运营为你精心挑选的优质异性池。

这些服务大多面向男性用户,他们期待有更多的婚外情机会。但是,如果匹配次数增加,成功率不一定会增加。只是因为画像镶嵌在金边,并不代表平台上的美女会求你爱上她。

想要在社交平台上找到自己喜欢的对象,还是需要对自己的形象和谈资进行包装,单纯购买会员服务是无法满足的。结果只能是增加支付的手段频繁,却贡献不了多少收益。

在闭环产品业务的探索中,Momo、Tantan,甚至同性交友软件blued,以及soul,逐渐找到了自己的答案。

Momo 16年上线,当季营收突破1亿人民币,开始持续增长,成为Momo的主要营收模式。被收购后,《探索》也在20年后上线。blued在2018年和2019年的直播收入分别为4.6亿元和6.7亿元,分别占总收入的91.3%和88.5%。

然而,时隔19年,行业进入了一个大的转折点。在陌生人的社交领域,为Z世代推出的产品不再追求简单的对话和面值匹配,比如专注于灵魂交友,努力磨平面值灵魂。当轮到他追求商业价值的时候,直播节目就不能再当解药了。

如果一些帅哥美女大展才艺,索要礼物,恐怕会有一大批用户立马跑路。此时,除了大力发展基于匹配、虚拟角色装扮、私聊、送礼的支付点外,很多人的声音开始闯入大量社交app的视野。

早在2017年,多人语音社交就已经掀起了波澜不惊的潮流,以语音社交为特色的产品层出不穷,如语言游戏、你好语音、TT语音、比信、会所等。

以TT之声为例。2020年上半年,TT语音月均活跃用户达1620万,注册用户数突破1.44亿。2018年、2019年、2020年的收入分别为4.329亿元、8.363亿元、14.93亿元。

虽然没有直播节目那么强的吸金能力,但也是目前社交应用商业化的选择之一,可以说是最好的选择。

三、为什么是语音社交

如前所述,陌生人的社交产品大多只满足用户【匹配一个人】的需求,并不能服务于他与另一个用户聊天、相识、牵手成功。不过基于产品搭讪和恋爱的主旋律,他们在这里除了恋人不会有复杂的社交关系。

即使加上直播——稳定一批有才华的服务商,此时与用户有一个1VN链接,即主播有一个VSN用户,主播为礼品佣金工作。

在规则设计上,他们只会服务于会付费的消费用户,而不能满足所有用户:

稳定/浪漫关系的第一诉求。

而众所周知,直播行业已经遇到了增长瓶颈。

我们如何帮助用户满足他们更多的需求,或者实现我们希望看到的结果:

用户留在这里发展除了恋人以外的更多关系,包括朋友、玩伴、师徒、家人等。,然后帮助我们不断产生内容。

这必然会给他们提供一个很好的社交场所。1V1私聊绝对不够。我们需要解决的是让两个或两个以上陌生的用户打破隔阂,在互动中进行交流和表达,然后自然达成社交关系。

鉴于这一愿景,很多产品中的多人群体已经证明,单纯通过文字交流很难实现,那么视频呢?阈值对于用户来说太高。此时多人语音场景只有一种选择。

18年来,语音偶遇、clubhouse等app的爆发也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上述说法。在线即时语音交流是一种可以快速打破陌生人之间隔阂的信息传递方式。

那么,以语音为主题的多人语音聊天室自然是一个可以自然帮助我们实现愿景的社交场所。

目前国内多人语音社交的常见形式是固定座位的房间。

用户可以通过在麦克风上讲话和在公共屏幕上打字来与其他用户交流。以以下产品为例:TT语音、鱼珠、赫兹、Tik Tok语音群聊模块,都是一个主持人+7-8个岗位的形式,有专业技能的主持人会带领用户互动。

此外,还有1对多的实时互动、个人录音广播、1对1的私聊模式,但平台数量少,社交效果和盈利能力不足1+8。

其中,巧妙地运用了传统直播模式,加强了收礼环节。

主持人会因为利益驱动而在游戏中添加支付链接,或者在对话中途索要礼物,喜欢TA就赢得赠送TA礼物的称号。在这种热闹的氛围下,用户基于平台层级/圈层关系,一晚奖励上万元绝非偶然。

根据市场同类产品的综合调查数据显示,女性用户占语音社交互动的57%,近80%的用户每周至少4天会收听或参与互动,这也体现在支付能力上。女性用户比男性用户付费多,语音社交整体具有高留存、高付费、性别生态比好的特点。

综上所述,对于大多数陌生人的社交产品来说,多人语音社交网络不仅可以帮助产品丰富用户的社交关系,补充生态,还具有很强的付费转化能力,这无疑是比直播秀更好的选择。

四、语音社交的运营瓶颈和想象空间

基于近年来风险投资市场的不景气,几乎所有的社交产品都需要在烧钱的同时找到强大的摇钱树。

从古代的音频平台,喜马拉雅,荔枝,蜻蜓,到音乐平台,QQ音乐,网易云,到社交平台,Momo,Soul,社交Tik Tok,Bixin等。,增加了多人语音模块。

但是很容易注意到,自从语音社交玩法出现之后,各个平台的产品形式和内容玩法几乎都是一样的。

无一例外,它提供了自2017年左右建立的游戏性,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互动约会、实时游戏和热心肠陪伴。其中,具体玩法规则为相亲、惊喜拍卖、话题辩论、音乐KTV、付费才艺秀、轻赌游戏。

出现的原因大致可以从外部名称“Voice Live”看出。直播的内容逻辑一向简单粗暴。只要持有一批有才华的服务商(主播),不断提升直播能力,稳定人数,引导用户观看,就能获得高额回报。

同时,由于单人展示的局限性,直播也没有什么新的探索。这几年最大的变化无非是电商的结合。那种只能多人进行的社交,在网上可以找到无数变种。

从棋盘游戏到主题沙龙、辩论和演讲,甚至在酒桌上掷骰子,游戏都可以在网上重现。而为什么这些平台提供的内容如此有限,与平台的粗放式和基于复制的管理密切相关。

与此同时,在clubhouse爆炸之后,也出现了一批类似的模仿和抄袭应用。但由于各种原因:监管政策、目标用户遥不可及、模仿性差、商业化失败等等,他们接连失败,只能回到17年的产品形态。

即便如此,语音社交仍然是一个社交关系极其丰富的复杂交流场所。

除了主机,一个扮演类似于棋盘游戏或杀剧本的DM角色的服务器,其他参与者并不都是普通用户。由于玩法不同,要求不同的参与者具有互动时间越长,开始次数越多,能够获得的利益越多的特点。

这也催生了另一种服务提供者——玩弄他人。和主持人一样,都是利益驱动,和主持人一起为用户提供服务,在互动中聚集用户数量,索要奖励,帮助单间维持付费人群,增加礼物收入。

虽然产品的形式和内容相似,但根据小麦位置的作用、利润分配的方式和氛围,市场上的产品仍然有很大的差异,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主机+8个用户:

只有少部分人被给予福利,运营直接控制,其余房间则由社区氛围和荣誉鼓励营造。互动形式为单个感兴趣的收礼主持人+普通用户,收益从8个互动用户逐渐产生。

主机+7台播放器+1个用户:

成熟的服务团队入驻,运营控制团队负责人。互动形式为1个有兴趣的主持人,7个玩家+1个付费用户,单个付费用户负责房间内其他8个麦位的收入。

主机+7个游戏+1个退出用户:

参考第二种形式,在这种形式下,用户的角色也可以改变,用户可以在付费的同时为其他用户提供服务。

以上三种服务形式,2和3,是市场上大部分语音社交产品的利益划分方式。如果按照进步关系来看,可以理解为逐渐解放生产力,让更多的人在产品中提供服务。

然而,问题也出现了。金钱在社会中的地位非常高,是第一推动力。在一个社交软件中,只要和别人玩游戏,向其他用户介绍自己,就能赚钱,甚至有能力的消费者也会逐渐成为服务商。

以此类推,服务商的规模会越来越大。当一个产品中的每个人都是服务提供者时,谁来消费?

或者是一个所有人都带货的社区。科尔,买家在哪里?

当用户被利益集体驱动时,随之而来的就是软色情、赌博交易和恶意竞争无处不在。

从运营商的角度来看,我们不希望看到ARPPU的短期改善换取产品生命周期的缩短。

这是对soul在线聊天部分的赞美。2020年上线网聊晚会后,2019年开始营收7070万元,到2020年营收4.98亿元,2021年Q1营收2.38亿元。

在过去的两年里,在线语音社交网络在没有大量开放房间的情况下,仍然为其贡献了大量收入。在语音社交市场,更多的用户和服务器更喜欢soul提供的氛围。

即便如此,在使用过程中仍能看到大量的软色情和攻击性言论,平台在实时语音方面也需要强有力的监管。

五、最后

与传统社交模式相比,语音交流和破冰游戏确实让社交过程更加顺畅,但语音社交在大多数产品中的定位仍局限于付费转换。

为了奖励性报酬的目的,自然软色情不断被消灭。

依靠兴趣驱动用户不断充值,必然会导致互动形式的缺失和用户怨念的流失。如何让声音社交找到更多价值,是从业者迫切需要探索的命题。

​​​​小鹅通,让知识更有价值!

13602654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