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教育官方授权服务商专业帮助企业机构及个人打造属于自己完全独立的品牌,业务主要包含线上教育,知识变现,内容变现,私域运营,私域变现等知识服务。

鹅教育官网

13602654115
鹅教育官网 > 新闻中心>喊了一年“知识”,中短视频完成深造了吗?

喊了一年“知识”,中短视频完成深造了吗?

来源: 鹅教育官网 人气:29 发表时间:2022/02/10 15:26:22

也许这就是内卷化社会无法摆脱的命运。本来大家看视频只是为了打发时间或者娱乐。然而现在,几乎所有的视频平台都高举“泛知识”的大旗,推泛知识内容,无论长短,终于成为2021年所有平台难得的共识。

轻知识计划、孟知识计划、新知识广播、泛知识人才...对于泛知识内容和视频创作者来说,一年来平台的各种扶持计划层出不穷。

甚至除了覆盖各种时长视频平台的哔哩哔哩、西瓜视频、Tik Tok、Aauto Quicker、爱奇艺、腾讯视频,知乎、百度也同样来势汹汹,一改之前深耕图文信息流的态度,试图通过泛知识内容抢夺红海唯一的一点视频份额。

“自动更快的新知识”推出的系列活动

然而,一年多过去了,似乎无论是各家争创的泛知识,还是横空出世的中国视频空,都没有给视频行业带来任何新的变化。

还是有一些不出圈的泛知识视频创作者,他们最活跃的舞台永远是哔哩哔哩。中国视频除了定义和烧钱什么都没留下。

在被“泛知识”主导了2021年一整年之后,审美疲劳的观众们还会为越来越多的视频博主们叮叮当当的一盆盆水买单吗?

更重要的是,毕竟这个社会最需要知识的人已经开始“双减”,或许我们不应该高估各类视频用户的学习热情。

一、大同小异之下,越陷越深的概念陷阱

2021年无疑是泛知识视频大踏步前进的一年。无论是长、中、短定义的平台,都没有放过“说教”这一块。

今年,频频登上热搜的何,让泛知识燃烧得更加猛烈。他的一段视频甚至迎来了“拯救上市公司”的嘲讽。他冲出了圈子,触动了每一个创作者和平台的心。

同学何主页

即使各种扶持计划层出不穷,也还是逃不过同样的模式。

“百万流量,百万现金”的口号越来越响亮,教授、律师、医生等一大批专业人士不断被“上门拜访”。比较有诚意的,拿出“星菜结合”、OGV内容等精心策划的意图,寻找“娱乐化”的真谛& # 8230;…

然而,经过辛苦忙碌的一年,我们不得不依靠泛知识武装自己的短视频和中视频平台,但我们仍然没有取得真正的名气,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高度一致。

1. 无法诞生新的、破圈的泛知识内容创作者

如今,知名的泛知识视频博主无非就是、何、先生和半佛仙人。

其中,只有李永乐先生从2018年开始通过西瓜视频被人们认识。他曾经在中间把视频分发给哔哩哔哩,然后又被西瓜视频独家签约。

然而,在那之后,西瓜视频几乎没有贡献任何类似的创作者,除非或李,甚至各种赶上互联网的博主都被算作泛知识博主。在过去的两年里,最著名的可能是女巫金融,它是从哔哩哔哩大量挖掘出来的。

女巫金融西瓜视频主页

很多平台已经大张旗鼓地招募泛知识一年了。不仅没有任何出圈的泛知识内容创作者,事实上,平台甚至还没有开设知识专区。

2. 具体的创作者变现问题,其增量在哪里

尽管各个家庭推出的扶持计划做了各种华丽的包装辞藻。

但是对于创作者来说,核心的货币化方法是流量货币化。如果娱乐内容可以通过“量化切割”来创造话题、积累流量,从而挂上链接、卖课,那么对于日益激烈的流量大战,靠枯燥、慢节奏、单画面的知识讲解,真的能脱颖而出、享受红利吗?

另外,对于已经设法接流量的创作者来说,虽然有几个平台声称可以通过业务合作实现流量的变现,但要给这群活跃圈子少、功能平庸的创作者实现基于用户圈子和平台调性的内容变现几乎是不可能的。

也有人说泛知识直接塑造人的设计,但别忘了,大部分泛知识都被戴上了制造焦虑的帽子。现在这顶帽子下的人容易被收买吗?

3. 如今的泛知识内容高度同质化。

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51.9%的用户认为知识付费平台推送的广告和无效信息过多,49.5%的用户认为平台不专业、不实用。

此外,根据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调查,63.9%的受访者认为内容同质化是泛知识短视频最大的问题,40%的受访者指出泛知识短视频侵权严重。

一个直观的例子是,普法大师罗祥火走红后,一大批“网络名人律师”开始出现在Tik Tok、Aauto faster等短视频平台上,但这些“网络名人律师”中有一部分人甚至根本没有专业资质,或者缺乏实践经验。

大量“网络名人律师”在短视频中快速使用“引流+商品”的财富密码,制作出来的作品通常有猎奇的标题,视频内容以骇人听闻的案件为主,辅以零碎的知识解读。

或者军事时事话题是重灾区。比如在好看视频的每月名人榜中,就有两位名字相近的时事和军事内容博主。简介主要是关于第一人称的出现。唯一不同的是,一个是“精彩地谈论国际关系”,一个是直接“开国际关系玩笑”。

而面对这么多宏大复杂的话题,两者一天可以更新三四次,但内容质量有些不同。

一个军事内容博主的好看视频

对于每一个互联网平台来说,花钱花资源很容易获得短期的增长高潮。然而,就如今的互联网行业而言,高潮来得更快,去得也更快。不信的话,距离“图文普及知识”热潮只有几年时间,那么& # 8221;付费知识的洪流与今天能有多大的不同?

现在,知乎甚至开发了站内工具,希望创作者一键将图文内容转化为视频,但内容形式的简单转换能否创造新的需求?

答案应该很明显。真正的知识很难通过一两个视频传播,泛知识更像是如今越来越泛化的娱乐行业的一个子集。它利用的是大量用户不愿意整天花大量时间在互联网上。

二、平台想要贴身肉搏,但PUGC之路道阻且长

就目前的效果来看,对于很多平台来说,泛知识更像是一种不得不跟进的无奈,但其实内容还是泛娱乐。

这些概念对受众来说毫无意义,尤其是对一般受众来说,平台上的泛知识内容大多不能称之为“知识”,充其量只是大量同类型信息的搬运工,真正的知识关怀其实是标准化的术语和系统化的学习。

由于其体量和深度,泛知识视频一般比很多短视频持续时间更长,甚至长达十分钟左右。

知识类视频一旦过于晦涩难懂,就很难吸引流量,所以这一类型的创作者大多都在努力寻找观众喜欢和听到的话题,这是这些内容同质化的关键。

任何行业真正的专业人士屈指可数,继续用视频做科普工作是不可能的。

对于像罗翔或李永乐这样的人来说,他们一开始并不是全职的视频创作者。两者都是教授相关专业知识的固定工作,这也保证了他们既有专业背景,又有相关实践。

换句话说,绝大多数全职泛知识内容创作者很难保证自己持续的专业输出。

如果仔细研究各大平台上流行的泛知识视频,不难发现这些视频在内容呈现形式上延续了短视频的流行风格,复杂的行业术语用平实直白的语言表达。与此同时,我们必须混合最受欢迎的视频,并快速跟进热门新闻话题。

就连泛知识视频领域的标杆哔哩哔哩也有“来这里看看知识有多有趣”的口号,开场口号“你感兴趣的视频都在哔哩哔哩”只是迎合了有趣的导向,而有趣的要求其实是泛娱乐化,这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知识的严肃性。

例如,幽默的表情包经常出现在硬核的半佛仙人视频中,而罗翔的小法律课往往更像是提供离奇案件的大众法律报道。

罗翔视频截图

即便如此,在哔哩哔哩,也没有必要提及更具娱乐性的《亚图快人》和《Tik Tok》。短视频本身的平台调性加剧了“知识—娱乐”的对立。

这也是为什么短视频平台还在以综艺节目等娱乐节目的形式包装泛知识内容,但问题是,被算法引导看到这些内容的观众真的是冲着知识来的吗?

事实上,从跳出哔哩哔哩的泛知识视频博主的现状,不难看出社区文化和平台调性对于这类PUGC内容的重要性。

被西瓜视频大量挖掘的女巫财经,短短几个月内播放量从几千万下降到几十万。或许是播放量的下降导致了商业合作的减少,其更新频率在过去一年也大幅下降,从之前的哔哩哔哩一个月第三期下降到一个月第一期。

哔哩哔哩可以成为中国PUGC内容平台的主人。逻辑是通过大量丰富多彩的内容,打造适合年轻人的内容社区。同时,更有创造力的年轻人可以自发产生内容反馈给平台,不断吸引更多用户进入。

这不仅仅与泛知识有关,如前所述,泛知识只是如今泛娱乐内容的一个子集。

过分强调“泛知识+中文视频”的结合,只是今后深化概念的硬支撑。

很久以前,哔哩哔哩CEO陈睿在财务报告会上质疑媒体视频的概念:“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媒体视频’这个词。是不是比短视频长,比长视频短?”

陈睿对“中国视频”的质疑引发网友讨论。

虽然哔哩哔哩本人对OGV内容有些莫名其妙的痴迷,但陈睿的言论也证明哔哩哔哩在PUGC层面还是足够清醒的。对于内容行业来说,高质量的内容永远是唯一的核心要素,只要是高质量的内容,就不在乎所谓的“长”或“短”。

本质上,视频只是PUGC视频的一个新的锦上添花,包括所谓的泛知识。因为大部分平台提供的泛知识内容本质上与知识无关,更像是以视频的形式寓教于乐的讲故事。

显然,无论是所谓的泛知识内容还是PUGC赛道,哔哩哔哩至今在国内市场依然保持着绝对的领先地位。

虽然也有其他各种亟待解决的问题,但即使这场突如其来的热潮最终失败,哔哩哔哩依然保持着各种类型内容的多元化存在,这足以让其他竞争对手羡慕。

扫了一年的知识,平台是时候务实地算算结果,制定“后路”了。

作者:大艺人;微信官方账号:一个娱乐观察

​​​​小鹅通,让知识更有价值!

13602654115